本期文章

逃離喀布爾

沒人知道從塔利班進入首都那天起,到底有多少人逃離了阿富汗。

作者:何國勝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09-09

不論好壞,可以肯定的是阿富汗開啓了一個新的時代。

8月15日,在塔利班進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時間。一部分人夾道歡迎,高聲歡呼,而一部分人卻緊急逃離。如阿富汗的總統加尼,跑到阿聯酋尋求避難。但更多人的逃離並不順利,喀布爾機場中,民眾不顧一切地擁向美軍撤離的飛機。有人甚至扒在飛機起落架上,飛到半空時掉下來丟了性命。

逃離的人中,有些是曾服務於前政府的人員,有些是為美國人提供過服務的,有些只是單純對塔利班20年前執政時的極端政策仍有恐懼。他們並非全是精英,其中不乏一些普通民眾。

在部分阿富汗民眾想盡辦法逃離時,塔利班也作出了承諾,承諾他們不會實施報復,對前政府官員、軍官和士兵實行大赦,並號召他們回到自己的崗位工作。他們還稱,塔利班並不希望讓阿富汗人因“ 恐懼 ”而離開租國。

但逃離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到目前為止,仍有阿富汗人在想盡辦法離開。沒人知道從塔利班進入首都那天起,到底有多少人逃離了阿富汗。而實際上,逃離也並不是從那天開始的,而是一直在持續。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在2020年有200多萬阿富汗民眾離開,進入鄰國避難。其中,巴基斯坦和伊朗是收容阿富汗難民最多的兩個國家,巴基斯坦去年收容阿富汗難民人數達140多萬,伊朗78萬。在歐洲國家中,德國是接納阿富汗難民最多的國家,去年接納了超18萬人數。奧地利、法國、瑞典和英國等也接納了不少的阿富汗難民。英國和加拿大計劃在今年各接收2萬名阿富汗難民。

但這次塔利班掌權後,有些國家接受難民態度有了一些變化。土耳其開始加強邊境牆的建設,奧地利拒絕再次接收大批難民的擁入,瑞士也拒絕難民的大批擁入,只對與瑞士有親密聯繫的人開放簽證。

而逃離只是第一步。離開後,他們能否進入一個新的國家和社會,又如何在那裏安定下來並生活下去,又將是一個新的且迫切的問題。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