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感知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沒有辜負中國,中國也沒有辜負社會主義。


作者:李少威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08-12

7月7日,海地總統遇刺身亡。莫伊茲政府治理之下的人民,因為貧窮而長期靠泥土充飢。悲慘處境,令人同情,對比之下,也讓許多中國人直呼慶幸生於中國。

這兩天,人們還注意到另一個事實:7月6日0—24時,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5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31例,均為境外輸入,其中22例確診、30例無症狀來自7月2日阿富汗—武漢MF8008航班一架航班上,就有52人感染,令人聞之駭然。後來人們才發現,這是國家從阿富汗安排回國的航班,頓時就理解了。自己的同胞,即便感染了病毒也要把他們接回來。獲悉真相後的網友,頓時“淚目”。

在中國,國家對人民提供的公共服務,沒有權力優先、名人優先、富人優先。不論權勢、聲望、貧富,人人平等,檢測免費,治療免費,疫苗免費,對海外留學生和華僑,也儘可能周全地照顧……一場已經在全球肆虐了一年半的新冠疫情,讓中國人比任何時候都感知和了解了自己的國家。

這樣的事實,過去很多,今後還會越來越多。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從理論上明白什麼是社會主義,也不需要都弄明白。只要感到安全,知道自己不會被拋棄,想到未來就充滿希望,堅信一定會生活得更好,就已經進入了100年的歷史當中。

我們生活在100年的末尾,這是先輩用信念、生命和汗水累積起來的一個階段性的末尾,如果那些革命者和建設者能有幸看到今天,那麼,這就是他們想要的社會主義。

1917年,蘇俄成為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此後,“赤旗的世界”曾經佔據地球的半壁江山。然而,行百里者半九十,大部分社會主義國家沒有最終堅持下來。

理想非常美好,但它們沒有找到一條可以持續通往理想的道路。中國找到了,這條道路被命名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什麼特色呢?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黨和國家的根本所在、命脈所在,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繫,命運所繫。”

今天我們的生活,是社會主義的樣子;之所以能夠享有這樣的生活,是因為中國找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而這條道路之所以行得通,本質上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那麼,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當此重任?

政黨的英文,是“Party”,其詞根是“Part”,一部分的意思。這非常準確地表達了政黨的含義—代表一部分人利益的政治團體。西方國家,或者被移植了西方制度文化的發展中國家,政黨,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其內涵,和中國人所謂“結黨營私”大體上差不多,而這是我們中國人歷來所厭惡的。中西文化差異實在太大,在西方人看來,一部分人組成政黨,代表社會某個片面的利益,這是自然而然的,是人性決定的。根深蒂固的性惡論,讓他們不相信存在“天下為公”這樣的可能性。説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特別的政黨,就在於它不是西方意義上的政黨,它代表的是全體人民的利益。

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同樣有非常清晰的闡述:“中國共產黨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與人民休慼與共、生死相依,沒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從來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團、任何權勢團體、任何特權階層的利益。”

西方人不會相信有這樣的政黨,因此他們始終無法理解當代中國:為什麼中國人會如此一如既往地信任和擁護一個政黨?其實回頭看去,即便是曾經的社會主義國家,人民也未必真正相信,即便相信,也缺乏歷史文化基礎。

中國的獨特之處就在於,我們的歷史文化從西周以來就具有民本傳統—政權就應該代表全體人民的利益。百姓百姓,每一個姓都不能被忽視。從上古以來,思想家便崇仰和弘揚民本理念,相信賢能治理和理想信念的力量,如孔子所説:“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政治乃是正道,目標是公正,政治之存在是為了增進最廣大人民的福祉。如果做不到,或者走着走着就歪了,那麼,人民就有造反的權利,“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政權如果敗壞了,人民就會起來革命,重塑一個政權,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歷史上的朝代更迭。

新的政權和舊的政權往往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但是它至少讓“政者,正也”在時間上回歸,讓民本主義回彈。黑格爾由此看到中國歷史的重複,説“中國沒有歷史”,他所不能瞭解的,正是民本主義思想主導下的中國政治、制度文化的強韌性。這種強韌性是靠儒家理想主義來維繫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最終指向的天下,是一種無遠弗屆的福祉擴展。這樣的傳統文化背景,是中國人無障礙地接受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始終對社會主義心懷想望的根系支持。

回顧歷代,為什麼有民本理想支撐,但政權卻總是難免走歪呢?這就是歷代所不能解決的根本矛盾:政治理想一心向公,但生產資料(主要是土地)卻是私人佔有。朝代越往前行,積弊越多,土地兼併嚴重,社會結構極化,政權無力實現利益平衡,喪失公共性,人民便起而造反,政權最終崩潰。下一個政權就開始“平均地權”,重塑政權的民本性和公共性。

中國共產黨人領導的徹底的革命,解決了這一根本矛盾,讓一心向公的政治理想在歷史上第一次具有了穩定的社會基礎。社會主義在中國,既有文化的支撐,也有了現實的支撐。

中國共產黨代表全體人民的利益,“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

如何正確地把握全體人民的利益,守好人民的心呢?這就依靠黨不斷的自我革命。一個代表全體人民利益、不斷進行自我革命的黨,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

西方的政黨輪替、選舉政治,被一套強勢話語塑造為民主的基本要素。然而仔細思考你會發現,它很像縮略版的朝代更替。它的價值理念,無論是代議制民主還是傑克遜民主,都是相對穩定的,就像中國政治文化中的民本價值是穩定的一樣,但它實行當中一樣會出問題,問題就在於政權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為使問題不至於變成暴力革命,就用選舉手段來提供和平的替代。由於它的價值理念是利益分裂的,所以它的更迭頻率就更高。極端的情況下,會高到一個新組建的政府,完全來不及考慮細緻的政策問題,更遑論實施,就已經到了下台的時候。這就是我們看到在許多實行西式民主的國家和地區,黨爭劇烈,政治流於口水之爭和利益掐架的原因。這種情況下,政黨最擅長的是選舉,次擅長的是保住權力,而最不擅長的就是治理。

治理失敗也不會遭受問責,所謂“人民有監督政府的權利”,在選舉完成之後基本是一句空話。放眼全球,那些因為抗疫無能導致大量國民死亡的國家和地區的政客,有幾人承擔責任?而在中國,官員因抗疫疏忽而被嚴厲處分者,比比皆是。

如果我們把中國共產黨稱為理想主義政黨,那麼上述的典型西式民主下的政黨,就是機會主義政黨。卓有成效的治理對於機會主義政黨而言,往往是一種運氣。一個政黨上台,即便它擁有足夠的時間,要形成治理效果還需要回答三個問題:1.有沒有理想追求?2.有沒有責任感?3.有沒有治理能力?在利益分歧嚴重的現實中,往往三個答案都是否定的。如何毀滅對手的選舉基礎,往往在“治理”當中排在第一位。

那麼,為什麼不少西方國家,還是可以平穩發展?因為它們的發展不取決於哪個政黨執政,而是依賴成熟的市場機制和穩定的法治環境,它們會自動運轉。

中國一樣強調市場和法治,加上理想主義政黨、責任政治、強大的治理能力,便能讓人民擁護的制度發揮出巨大的優勢。

中國總是遭受市場主義的刁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排斥市場,黨的十四大就已經明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今天的中國,市場早已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另一方面,中國也強調,要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決不能不克服市場的盲目性。盲目性包含了所有弊端,除了無政府主義的“熱病似的生產”之外,中國人更重視的是公平,喪失了公平的價值,就無所謂社會主義,就違背了我們的政治文化傳統和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

比如今年實現了第一個百年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都不能少”,市場經濟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但在最後的一公里,政府作用也最為凸顯。那些未能進入市場或者被市場淘汰的人們,一樣是全體人民中的一員,社會主義不會忘記他們。這就是為什麼在全世界範圍內,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一個人口最多的國家,卻第一個實現了“無人不飽暖”,消滅了絕對貧困。

財政能力是重要前提,但這不僅僅是財力的問題。它還關乎國家有沒有意願去做,政府組織基層的能力是否支持意願實現。沒有後面兩者,即便富得流油,也沒有能力消滅絕對貧困,市場本身還會製造貧困。

通過實踐我們深知,扶貧不是發錢,僅僅把錢發下去沒辦法解決根本問題,坐吃山空。人民脱貧,主動性在人民,如何克服各種繁瑣的困難激發他們的主動性,才是國家意願和組織能力的真正表現。為此,組織者甚至要付出生命,截至2020年底,中國有1800多名扶貧幹部犧牲在一線。放眼世界,只有中國共產黨的幹部才能為了人民利益不計一切個人得失。

此時我們再回到文首,我們衣食不愁,在普遍性的災難面前受到國家的嚴密保護,就會發現社會主義並不遙遠,它切切實實就在身邊。

社會主義沒有辜負中國,中國也沒有辜負社會主義。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