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技術泡沫如金融泡沫

  平台之所以有今天的規模,是因為圍繞平台有大量的公司需要掙到錢,如果這些公司掙不到錢,平台本身存在的基礎在哪裏?

作者:胡泳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1-19
  無論是2000年的dot-com狂潮,還是近幾年的App熱浪,高科技經濟都顯現了一個相似的特點:在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大多數技術公司所做的,僅僅是消耗大量的投資現金,並且幾乎看不到獲利的前景。傳統的績效指標被忽視,大筆支出被視為快速發展的標誌。燒錢據説是為了建立品牌和創造網絡效應—越多的人使用,就能收穫越多的價值,哪怕目前鉅虧也不要緊。不過有個前提:潛在的業務模式必須是堅實的。然而大多數公司並非如此,不過,在科技公司高歌猛進的時候,幾乎任何想法都能吸引到大量資金。
  在此情況下,技術公司尤其需要保持謙卑。和此前的金融泡沫一樣,也存在技術泡沫。金融泡沫的產生,是因為市場期待金融給它特別高的回報,因此金融公司不得不發明各種各樣的東西,尤其是衍生品,來滿足市場對它的需求。由於市場對於金融部門相對於基礎經濟的盈利能力的預期變得如此不合理,金融部門所提出的越來越精細的賺錢計劃註定是不可持續的。最後的結果我們大家都知道:貪婪導致了金融危機。與這些金融公司一樣,科技公司也是作為基礎經濟之上的一個層面而存在的。互聯網平台公司需要意識到,它之所以有今天的規模,是因為圍繞平台有大量的公司需要掙到錢,如果這些公司掙不到錢,平台公司本身存在的基礎在哪裏?
  平台有天然的擴張性,人們常常不記得,當這些公司似乎吞噬了其他經濟部門之後,它們仍然要依賴於從其服務中獲取價值的客户。圍繞平台的公司只有在確定它更有利可圖時,才會在Facebook和谷歌做廣告。雲收入依賴於各種商業軟件和服務的盈利業務。第三方供應商選擇在亞馬遜上銷售,因為它們這樣做可以賺到錢。換句話説,在大多數情況下,五大平台公司以目前的規模存在,只是因為它們為盈利公司提供了更大的基礎經濟。
  然而科技公司內在的破壞性質引發了人們對其能夠增長到多大的質疑。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説,它們只能通過直接或間接地讓它們的一些客户停業來獲取增長。事實上,這些技術平台及其所服務的公司存在於一個必須具備某種平衡的生態系統之中。有利可圖的公司只能將其大部分收入分配給廣告、雲服務、信息技術等等。如果它們的利潤消失或被科技公司打亂,其廣告和技術支出將會消失。一些非常成功的捕食者可以摧毀他們的生態系統,然後導致無處捕食,更加飢餓。
  新興的平台又會怎麼樣?它們打的主意都是,通過網絡效應建立規模經濟,並創造仿效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的“贏者通吃”市場。但是現實與理想相去甚遠,因為新平台與舊平台有着重要的不同。首先,很多模式看上去發展飛速,僅僅是因為金錢的激勵。這等同於向供應商支付高於市場的價格,然後再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向用户銷售產品。在轉換成本較低的市場中,一旦取消激勵措施,用户將簡單地選取最具競爭力的產品。其次,舊平台建立網絡效應的時間要早得多,現在平台的成本今非昔比。比如Uber在全球範圍內面臨持續的競爭和堅決的抵抗,導致了巨大的資金消耗戰,儘管上市了,但它仍在持續燒錢,且面臨現金恐慌。
  對於投資市場來説,歷史確實會一次又一次地重演。隨着對投資依賴的加深,技術產業會感受到十餘年前華爾街所感受到的那種壓力。生態系統可能會出現類似的崩潰。今天的技術精英一定要感受歷史的這一點,因為如果把握不好機會的話,最後也會步入自己的黃昏。技術精英需要克服自己的傲慢。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